守·望

2020-10-12 09:04 來源:湘潭在線 作者:王心怡編輯:喻言 [評論][投訴][投稿]

| | |

文/王心怡

額頭背心涼涼的,她醒了,一整夜僅睡了兩個時辰,頭昏昏沉沉。她披上衣裳,走到院子裏去。院子裏一片死寂,僅剩枯葉被風吹起發出的颼颼聲。

戰爭形勢嚴峻。雖然炮火還沒打到長沙城內,但在這座城裏,就連空氣也是硝煙的味道。她拖着沉重的身子,扯來一把藤椅,在院子裏倚着。眼前的黑,漆黑,伴隨着無盡的悲涼,又讓她有些支持不住,她又走回房間去。

兩封電報,她的天都垮了一半下來。她恨日本人,恨到牙裏,恨到骨裏。她想替丈夫和大兒子報仇,但這不過是一個婦人的痴想,她唯一能做的是維持這個家。

而此刻的顧紹洹正躺在牀上,頭腦無比清醒。他腦子裏不斷重現父親臨死的那一幕。“紹洹,我走了,照顧好你娘……守住長沙……活着回去……”他活下來了,他被部隊放回家,一邊養傷,一邊好好孝順母親。這場慘烈的戰役,國軍損失慘重,日軍也沒達到目的。他的哥哥和父親,還有他的左手,永遠的留在了戰場上。

但這次戰役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他深知日軍下一步的目的。顧紹洹甚至來不及悲傷。這次戰役給了國軍很大損失,他們必須馬上調整戰術。而他,作為司令員身邊最好的參謀,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離開戰場的。

可他放心不下母親,國軍還有那麼多將士,母親卻僅剩他。陪伴母親的一個月,過得是那麼的快,就像一陣風。就在今天戰友發來電報,前線吃緊,他必須馬上回部隊。他穿上衣服打算下樓再看看母親。

這個時侯她正在寫日記,在灰暗的夜晚,那煤油燈的點點微光,映照在她手中的紙箋上。她傾吐着壓抑數日的悲,她抒發着死去親人的痛,她流着苦痛生活的淚……淚水暈染開了墨水,她泣不成聲。

“噠噠”小心翼翼的布鞋塔嗒聲,是兒子!要是兒子看到自己這個樣子,一定會放心不下!她快速躺上牀,蓋上被子,甚至忘記了吹滅煤油燈。

顧紹洹躡手躡腳地推開門,母親睡了,他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他正想吹滅煤油燈,指尖觸碰到桌面,濕的。是母親的淚。剛落下的淚。一邊的紙箋上是大大的“只解沙場為國死,何須馬革裹屍還”,還有母親寫給父親和哥哥的深深淺淺的字,恍惚間彷彿隔世,他們家三個男人僅剩他。他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的紹洹殘了,我是真的高興,只要人回來了,命保住了,就是料理他一輩子,也是好的……”

顧紹洹的眼眶紅了,他低喃,母親……戰爭是男人的戰爭,又何嘗不是女人的戰爭?

他怕自己狠不下心,當機立斷決定馬上趕往部隊。這事還沒和母親説,前方戰事危急,他沒有多的時間猶豫了。

他上樓收拾好東西,看着自己左臂空空的袖子,他提筆寫下給母親的告別信:“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娘,我會活着回來孝順您的,軍隊不能沒有參謀……”

他毅然決然地在深夜走出家門,走向無盡的黑暗。他不知道的是,母親正站在窗口目送他離開,雙手合十,為他祈禱……

他守城,她眺望…… 

神州集運香港

查看錶情排行>>
| | |

熱門跟貼(有0人蔘與)

我來説兩句查看更多評論查看全站熱評排行>>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佈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湘潭在線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湘潭在線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來源:湘潭在線”的所有文字、圖片稿件,版權均歸屬湘潭在線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湘潭在線新聞網的明確書面特別授權,任何人不得變更、發行、播送、轉載、複製、重製、改動、散佈、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線新聞網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湘潭在線新聞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視為侵權,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來源:湘潭在線”的文字、圖片等稿件均為獲得信源轉載資質的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義,請及時與信源的提供發佈者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本站郵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