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風物誌丨“漫長”的城正街

2020-10-12 08:43 來源:神州集運香港 作者:王超編輯:喻言 [評論][投訴][投稿]

| | |

untitled

文廟。(記者 陳旭東 攝)

360截圖20201012083108812

神州集運香港10月12日訊(湘潭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王超)全長1540米的城正街,並非平凡之路,它串起了歷史的滄桑厚重與湘潭風物的温潤之美。曾經“踏遍九衢燈火夜,歸來月掛海棠前”的熱鬧景象雖已成為消散的歷史煙雲,但街道兩邊那些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活依然留存至今。老街、老店、老房子、老故事……它們與城、城裏的人共存於這片土地。或許,循着那些深深淺淺的歷史足跡,越往前才越能探知它的肌理,感知它的温度。

“城裏頭”的歷史

老湘潭人習慣稱呼城正街為“城裏頭”。簡短的口語表達背後,卻是城正街近千年歷史的延續和浸潤。

城正街建於何時?至今無準確定論。相關史料記載,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湘潭縣治遷於此。明萬曆4年(1576),知縣吳仲奉命築城,設6張城門,觀湘門、文星門、通濟門、熙春門、拱極門、瞻嶽門,各建城樓,繁華一時。清嘉慶22年(1817)刊於《湘潭縣誌》的《湘潭城總全圖》顯示,當時的縣治所在地宋家橋以西地區,正是現在城正街一帶。

作為湘潭縣治所在地,城正街曾長期是湘潭的政治經濟中心,商貿十分繁榮,留下了“上湘廣貨下湘鹽,舟到湘潭盡換添。通濟門外神福酒,倒把子直過荊灊。”“水門巷外彩燈搖,總裏燈來大埠橋。不羨九衢燈火夜,而今五月賽元宵。”“寧鄉巷到花橋米,拱極門來安化茶。挑上河街誇鐵色,湘潭名久重京華。”等佳話。

直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湘潭縣縣城遷至易俗河,湘潭城區政治中心從河西向河東遷移,城正街才從熱鬧喧囂中漸漸隱退。

“城裏頭”的老建築

老街的故事總是隱匿在常人不及之處,需要用心尋找。而建築,無疑是解讀它的上好載體之一。

文廟,是城正街著名的地理座標之一。這座始建於南宋紹興初年的封閉式院落建築,原為祭祀孔子的專門場所。幾百年前,這裏“晨鐘暮鼓,香火極盛,頂禮膜拜者接踵如蟻”。如今,昔日人影笑聲皆遠去,歷經滄桑的文廟依然安靜地固守在鬧市一角。

“文廟是湘潭縣的儒學教官衙署,也是地方學宮的所在地。香火鼎盛,儒學氣息深厚,明清兩代培養進士多人。除此之外,文廟還是近代學生運動的中心。1926年工農運動興起,湘潭縣第一屆學生代表大會在文廟召開。解放前夕,湘潭地下黨組織經常在文廟開展活動,商討如何發動羣眾開展武裝鬥爭,迎接湖南解放。”説起文廟的歷史,在雨湖區城正街街道辦事處工作的陳光明如數家珍。遺憾的是,經歷多次戰火和重修、重建,文廟終究沒能抵得過歲月侵襲,現為湖南科技大學雨湖校區內一座並未重用的建築,偏居一隅,略顯落寞。

與文廟一牆之隔的東邊,原是赫赫有名的昭潭書院。透過《昭潭書院賦》上的一段文字,我們或能領略它輝煌的過往:“此固一邑特佳,與碧泉、錦灣競秀;抑亦三湘最勝,同橘洲、楓浦而不羣者也。則有名流碩彥,學士大夫、尋芳選勝,歇馬停車。”在湘潭市政協常委、研究室主任張作奇看來,我市所有書院中,始建於康熙59年(1720)的昭潭書院無疑是規模最大的。

1902年,因為科舉制的式微,昭潭書院被改為昭潭高等小學堂。1944年,湘潭淪陷,昭潭書院舊址被日軍摧毀了三分之二。1947年,昭潭書院修復作為湘潭縣中女生部校舍。上世紀50年代,昭潭書院被拆除。

城正街318號的劉道一烈士祠,是城正街一處散落的遺蹟。侷促的巷道兩邊,被民房及舊傢俱擠壓得僅容二三人過身,誰曾想還藏着有名的劉道一烈士祠。

劉道一,字炳生,號吉唐,又號鋤非,祖籍湖南衡山,在湘潭出生成長,曾留學日本。歷任華興會和同盟會書記、幹事。1906年在領導萍瀏醴起義中被捕就義,是同盟會會員中為中國民主革命犧牲的第一人。劉道一犧牲後,孫中山、黃興等人極為悲痛,曾寫詩哀輓。辛亥革命後,他被追認為烈士,遷葬於長沙嶽麓山。1913年,根據孫中山先生指示,湘潭縣議事會將原湘潭縣守備衙門改為劉道一烈士祠,原有房屋三進40餘間,今僅存後進七間,並經過改造,是湘潭重要的辛亥革命文物。2014年,劉道一烈士祠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推開鐵門,走進劉道一烈士祠院內,主道上的嘈雜並沒有波及這裏,陳舊的院落裏,幽靜得能聽到葉落的聲音。在院內靠右的房間裏,我們見到了76歲的劉成亮和伍利萍老人。劉成亮是劉道一哥哥劉揆一之孫。1984年,夫妻倆放棄湖北武漢的福利房,來到城正街守護着劉道一烈士祠,至今已36年。

“原來的烈士祠佔地約1畝,裏面有爺爺親手種下的5棵柚子樹。”來湘潭30多年,伍利萍的湘潭話已説得很溜。她告訴我們,兩個兒子早已參加工作,現在一個在長沙,一個在深圳。她和老伴為了守護烈士祠,從來沒有離開過湘潭。

“劉道一是中國同盟會會員為革命捐軀的第一人,每年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前來祭奠辛亥先烈。我們每次去嶽麓山拜祭叔公(指劉道一)時,都能看到墓前放滿了花圈。”劉成亮説,這讓他和家人倍感欣慰。

從劉道一烈士祠出來,沿街道向東行,隨意轉進路兩旁的小巷子,依次可找到原湘潭縣彩印廠、湘潭縣糧食局、湘潭縣武裝部、湘潭縣招待所等遺留建築,從它們留下的斑駁痕跡中,不難想象曾作為中共湘潭縣委、縣政府所在地及縣直各部門辦公地點的城正街,數十年前有多麼熱鬧。如今,大多建築已人去樓空,有的甚至空置多年。

除此之外,城正街裏頭還有“唐氏義門”、龔承鈞故居、南樓、思過樓、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三義井、毛福昌號、郭氏始祖墓廬、天主教堂、曙光學校、古城牆等歷史遺蹟。然而,還有更多的古蹟看不到了。如,何騰蛟殉難前被關押、吳三桂毀佛鑄炮的西禪寺、塔公寺,以及各種園林廟宇、會館等等。

untitled3

抗日將士陣亡紀念碑。(記者 陳旭東 攝)

期待老街煥新顏

穿街走巷,只為尋覓老街記憶。

如今,城正街三四米寬的街道兩旁緊挨着米粉店、修理店、食品店、服裝店,人來人往之景跟其他街巷無異。一路走來,我們一邊感嘆,經歷千年更迭和重生後,城正街已隱褪了她的歷史本色,在時間的沖刷下,關於那些温熱的過往,恐怕不久只能透過歷史書籍才能一一重温。

如何留住她的生命和温度?這是一道亟待我們回答的問題。 

>>返回神州集運香港首頁

查看錶情排行>>
| | |

熱門跟貼(有0人蔘與)

關鍵詞: 湘潭 風物

我來説兩句查看更多評論查看全站熱評排行>>

請理性評論、文明發言,勿發佈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神州集運香港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神州集運香港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來源:神州集運香港”的所有文字、圖片稿件,版權均歸屬神州集運香港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神州集運香港新聞網的明確書面特別授權,任何人不得變更、發行、播送、轉載、複製、重製、改動、散佈、表演、展示 或利用神州集運香港新聞網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神州集運香港新聞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視為侵權,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來源:神州集運香港”的文字、圖片等稿件均為獲得信源轉載資質的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義,請及時與信源的提供發佈者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本站郵箱:XTOL@XTOL.CN